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题为《中国是如何以超过后工业化时代的英国的速度治理空气污染的?》。文章称,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就在中国环保部--现已更名为生态环境部--对改善空气质量的三年新规划进行最后润色之际,北京见证了近期空气污染最低的一些日子。虽然趋势可喜,但是中国的空气污染水平仍然很严峻:据环保部估算,2017年中国城市年平均PM2.5的浓度为43微克/立方米,是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水平10微克/立方米的4倍。
  文章称,尽管如此,中国净化空气的速度仍然比英国工业化革命之后要快。尽管已取得初步成果,可是中国仍然可以采取以市场为基础的鼓励措施,更加有效地改善空气质量。
  文章列举了两国在各自工业化繁荣之后当即采取了哪些措施。
  伦敦的空气质量离完美还有很大差距,但是距离当年人们死于“大烟雾”的日子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主要城市的空气污染水平几乎与伦敦1890年工业革命巅峰时期一模一样。
  文章称,区别在于改善空气质量的速度。中国空气污染水平下降的轨迹类似于90年前的伦敦,但是速度是伦敦的2倍。虽然中国近期历史的极端空气污染水平就工业化经济而言是常规现象,可是按照历史标准衡量,它治理污染的速度却非常快。
  2006年至2010年,中国开始认真控制空气污染,限制各省的污染排放。依靠卫星统计数据,研究显示中国此次初次治理措施最终取得了成功,与2005年相比,全国二氧化硫排放减少了10%以上。
  文章认为,尽管取得了初步成果,中国仍然可以更上一层楼:实施精心设计、基于市场的方案,即符合经济繁荣与环境保护相结合的国家战略的政策。或者,借用中国领导人的话,把“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结合起来。
  比如,根据作者的研究,2006年至2010年期间,精心设计的省级“总量管制与交易”计划或许将空气污染成本降低了25%。预期实施的限制中国温室气体排放的部门排放交易系统表明中国政府探索吸取治理空气污染的经验教训,希望按照本国试行的以市场为基础的污染控制计划,将环保政策带入21世纪。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黄大年同志先进事迹重要指示精神,引导广大高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持续向黄大年同志学习,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科协、省科技厅共同评选表彰了吉林省黄大年式科研团队。本报从今天起,推出“心有大我至诚报国——黄大年式科研团队巡礼”主题报道,重点报道黄大年式科研团队的先进事迹,激励全省党员干部群众特别是教育、科技工作者因信仰而执着,因热爱而眷恋,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2016年7月15日上午11时19分,一个永载中国和世界铁路史册的时刻。
  由中车长客股份公司自主研发制造的中国标准动车组在郑徐客运专线进行的会车试验中,以每小时420公里的交会速度刷新了列车高速实验纪录,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在实际运行的轨道上进行的高速列车会车试验。中国标准动车组在冲高期间行驶稳定,空气动力学、弓网受流性能、振动噪声等各项数据表现优异。
  可有谁知道,在超级速度的背后,凝结着项目研发团队700多个日夜的精心雕琢,凝结着项目试验团队300多个日夜的闯关夺隘,凝结着长客人的心血与智慧,更凝结着国家领导人打造“亮丽名片”的殷殷期许。
  时速350公里“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研发团队共有136人,其中主要成员48人。他们用一步步艰辛而执著的跋涉,用产业报国、勇于创新,为中国梦提速的中国高铁工人精神,缔造着“中国制造”的不朽传奇。
  “是团队的同事们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让中国标准动车组成为了现实,是中国高铁事业让我这个大山里的孩子有了展示的舞台。”作为设计经理的邓海,是整个项目的掌舵人。从图纸设计到方案认证,从生产服务到试验考核,每一个环节他都全程参与,统筹规划、反复论证,确保项目按计划实施,经常外出以及高强度的工作使他无暇陪伴家人,甚至因缺乏休息曾一度左耳失聪。
  在中国标准动车组冲高期间,郑州的天气犹如火炉,什么也不做都能大汗淋漓。结构主管王成强带领团队协助装载试验设备。这项工作是个体力活,车顶、车底、车内均有设备布点,设计团队的人也随之处于车辆的各个断面位置,有的人在配合确定测试点,有的人配合布线接线,每个人都亲自动手,一天下来,车上的灰尘混着汗水,设计师全部成了“泥人”。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车辆在高速运行中,有很多工况不可控,如何在这种环境下确保车辆状态是可控的,这是摆在设计人员面前的严峻问题。
  “所有的突破试验都会面临着风险和代价,如何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将风险降到最低是跟车试验团队必须考虑的问题。所有试验人员全部上车,共同协作,确保车辆状态。”副总工程师沙淼的话掷地有声。
  有了指挥棒后,各就各位,各司其职。王成强负责整体试验秩序组织、噪音试验,每天上车、下车、进库作业均安排落实到具体人;邢学彬负责协助司机开展相关工作,并在第一时间将车辆运行状态通知设计团队;范军负责动力学实验,确保转向架系统安全;张国芹负责弓网试验,确保高压系统运行;沈迪负责能耗试验,确保牵引系统运行;马晓明负责随车监控牵引系统状态,优化控制策略;马永靖负责确保制动系统运行安全;刘国梁负责车辆设备状态的监控记录,如遇问题及时通知各个系统。陈天宇负责应急故障处理及联挂冲高应急指挥;刘天舒负责辅助系统,确保大家按时上车。
  冲高试验近15天,每天早上6点上车,晚上9点试验结束,这期间设计人员全部在车上。每天试验及入库检修都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在每次停车15分钟期间,各系统要确认车上车下关键系统及近百个零部件的工作状态,无论烈日,还是暴雨。
  就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睡眠不足是标动冲高阶段的团队常态,每个人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进行高速试验,家里的工作也不敢耽误,各个系统的负责人常常确认完系统状态后,还要打开电脑继续工作。每天试验结束,回到住的地方,直接倒在床上昏睡过去。半夜,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工作服,连登车证都还在脖子上挂着,全身僵硬酸痛。
  在这期间,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太累了,但他们累并快乐着,似乎每一道关隘,每一次坚持,都在向心中的梦想一点点靠近。身体的疲惫,超强的负荷,磨炼了团队坚强的意志,增加了团队的凝聚力,更经历着一场凤凰涅槃的洗礼。
  420公里时速,一次完美亮相;840公里相对时速,一场绝世相逢!
  那一刻,本该激动万分的冲高标动试验团队却没有欢呼,有人抹了抹眼角,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静静看着远方,有人头靠椅背微笑着睡了……然而一切平静表象下的波涛翻涌和五味杂陈,只有经历血与火洗礼的人才会懂得。
  这支团结进取、配合默契的队伍,打造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大大增加了中国在高铁技术领域里的话语权。
  如果说中国标准动车组冲高试验是一座丰碑,那么冲高试验团队的每个人就是浮雕,他们竖起的浮雕群像血肉丰满,可触可摸,可亲可敬,必将永远镌刻在“中国制造”发展传奇的历史长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