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10个城市共设立18个书架

来源: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8-08-23 点击率:
  2017年8月起,五洲传播出版社联手中国工商银行,合作实施“文化工行·中国书架”项目。多语种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人文中国”系列等近万册图书纷纷在281个工行境外分支机构上架,“要想了解工行,先要了解中国;要想了解中国,先要了解中国文化”这样的理念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中国书架”则为外籍员工和当地客户开辟了读懂中国的新天地。
  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在京开幕。来自93个国家和地区近2500家展商,操着不同的语言,写着不同的文字,但都用出版书籍这种共同的方式讲述着各自的文明,表达着对世界的思索。
  30多万种图书从世界各地汇聚一堂。行走于展场间,时而感受到草原的辽阔,时而感受到海风拂面的温润,时而惊叹于古老文明的深厚底蕴,时而折服于先进科技的无穷魅力……而在把世界优秀图书引进中国的同时,中国出版也在积极地走向世界、融入世界,“国际范儿”和“中国味儿”,是本届图博会的两个关键词。
  在北京图博会现场,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牛津大学出版社(中国)总经理丁锐携手揭下一块红绸,由商务印书馆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共建的国际编辑部正式亮相。分别设在香港和北京的两个国际编辑部办公室,将整合两家出版社的市场资源和品牌优势,逐步打造有特色的独立的国际出版品牌。
  “商务印书馆与牛津大学出版社早在1979年就开始合作,除了相互引进输出图书,我们每年还共同举办新书发布会、高层会晤、双方编辑交流培训、学术研讨等活动。随着全球出版业格局的发展与变化,双方深感有必要进一步深化合作,共同组建国际编辑部,以进一步巩固和发挥双方的品牌优势,更好地回应和满足读者需求。”于殿利表示,国际编辑部可以简化合作程序,减少沟通成本,提高合作效率,今后将进一步整合双方已有合作项目,并根据市场需求,共同合作开发新选题。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介绍,自2016年以来,该集团旗下的中译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已先后与13家海外出版商签订了成立20个国际编辑部的合作协议。国际编辑部有利于发挥中方内容策划优势和外方的渠道运营优势,激发有效需求,降低市场风险,增进中外之间的文化双向互动交流,进一步做实、做优海外传播。
  “我们倡导更多的国际出版合作,用开放、包容的心态去开拓国际市场,出版更多跨文明对话的优秀图书,为国际读者服务,开展更有深度的跨文明对话,让中国出版的精品力作传播得更广更远。”在中国出版协会、中国出版集团、伦敦书展组委会共同主办的“2018国际出版企业高层论坛”上,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指出,出版业作为依靠技术、依靠载体开展信息内容生产、传播的行业,更要积极使用新技术、新渠道、新平台传播自己的内容。
  “我们希望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国家能阅读越来越多的图书。我们所处的行业就是鼓励人们热爱图书,希望人们都能理解图书的意义。”伦敦书展主席杰克斯·托马斯表示,现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图书可以成为跨文化交流的基础。
  中国味儿
  “在2018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现场关注剑桥学术出版微信公众号,即可获赠剑桥定制便签本一个。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在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展台前,官方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颇为显眼。
  “知识大冲关,答题赢大奖”,麦克米伦教育出版集团的广告词简单明了,当然也少不了一个醒目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像这两家海外出版社一样,很多国际知名的出版机构都在北京图博会上非常接地气地推广各自的微信公众号,借此拉近与中国读者、出版社的距离。
  海外出版社“入乡随俗”,国内的出版机构更是把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作为重要使命。李岩介绍,在本届图博会,以努力讲好新时代中国故事为宗旨,中国出版集团旗下20余家出版单位共展出了1000余种优秀图书,并将举办40多场签约、发布、论坛等活动。其中,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谢谢了,我的家》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家风,版权输出到波兰、印度、土耳其、俄罗斯等9个国家。中华书局的《花叶婆娑——华盛顿大学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古籍珍本新录》,收录了美国华盛顿大学东亚图书馆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图书馆馆藏汉文古籍,向世人揭示了清代木鱼书、明清时期的名人手札等一批沉默已久的珍贵海外汉籍。 从“中国书架”读懂中国,将中国故事讲给世界人民。目前,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中国外文局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图书力量已经加入到“中国书架”项目中来,齐心协力让丝路布满中国故事的芬芳。
  “中国书架”正在搭建起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友谊桥梁,未来书香之路将会越铺越远。在采访结束时,荆孝敏告诉笔者,现在“中国书架”项目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牵头统筹,将有更多的出版社参与进来,外国读者购买中国图书也将越来越便利。如今她的心中又升腾起一个更加美好的梦想:“未来,我们不仅要做‘中国书架’,还要在更多国家建成‘中国书店’。”
  随着“中国故事”在世界越来越多的角落里流传,我们相信,荆孝敏梦想的实现,一定不会太遥远。 2016年1月,“中国书架”落地埃及开罗国际图书中心。图为埃及读者在书架前阅读中国文化图书。
  7月26日,泰国曼谷的南美书店比平日里更热闹了一些,一个以“中国”命名的书架正式在此落地。从《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到《华为创新》,再到《世界是通的》,近千种优质精美的中国书目吸引着进出的读者驻足阅读。
  “中国书架”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牵头主办,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等承办,旨在鼓励出版行业走出国门,将丰富的中国主题图书介绍给世界,为各国的读者提供认识中国的窗口。
  作为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一个新渠道和新品牌,“中国书架”用书香铺设连接中外的纽带,为世界讲述古老而崭新的“中国故事”。
  而说起“中国书架”,五洲传播出版社的副社长荆孝敏对此情有独钟。8月初,一个晴朗的日子里,笔者有幸采访到了荆孝敏,听她讲述关于“中国书架”的故事。
  “中国书架”源于创新思路
  北京北三环马甸桥附近,坐落着众多国内知名的出版社。在“马甸出版圈”中,五洲传播出版社算得上低调的一家。
  凯奇大厦七层的办公室里,绿植和鲜花点缀着敞亮的空间,清新而淡雅。书架上摆满了各式精美的图书,皆用外文写成。信手翻阅,书页里纵横着华夏千年的泱泱历史,亦不乏现代中国的摩登面貌。
  这里是荆孝敏日常工作的地方。作为五洲传播出版社的副社长,她对书架上的作品如数家珍。荆孝敏随手翻开一本许渊冲的译作,笑着对笔者说:“我们在国内出版社里比较特别,出版的图书有80%都是外文的。”
  以外文图书出版为主要业务的五洲传播出版社,成立于1993年。20多年来,出版社不断壮大,与此同时也见证了中国图书走出去的历程。荆孝敏感触颇深地说道:“1995年我们出国参加书展,把书送给外国人他都不要。现在不同了,希望了解中国的老外越来越多,都愿意花钱来买中国的图书了。”
  中国国力的增强与开放政策的深化给海外图书市场带来了瞭望中国的热潮,给予了荆孝敏“以中国图书讲中国故事”的信心。如何更好地满足外国读者读懂中国的需求,这成了她不断思索的问题。
  荆孝敏告诉笔者,每次跟同事出国,她都会到当地书店转转。外国书店虽然也出售中国作家莫言等的小说,但往往东一本、西一本,夹杂在不同类别的书架中。外国读者要想从书堆中找到一本,着实要费一番力气。分散的摆放给当地读者认识中国增添了阻碍,难以形成“中国”的品牌效应。
  2015年荆孝敏到阿联酋出差。在寸土寸金的迪拜购物中心,占地超过500平方米的日本纪伊国屋书店让她眼前一亮,萌生出了新的灵感。这间书店在集中区域内展销日本主题的图书和周边产品,搭建起输出日本书籍和文化的空间,令人印象深刻。荆孝敏受此启发,意识到了整合中国图书、打造专属平台的必要性。
  一个创新的思路油然而生:“书店是以书架为基本单位构成的。要想在海外开设中国书店,我们可以先从中国书架做起。在书店里租一个专门放置中国图书的书架,起码可以给想要阅读中国的外国读者一个导引,方便他们寻找图书。”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荆孝敏便开始着手将它落地。
  2015年正值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大力推进“丝路书香”工程之际。荆孝敏代表五洲传播出版社,向国家申请了该工程的子项目,希望在“一带一路”国家的主流书店设立“中国书架”(THAT’S CHINA BOOKSHELF)。
  “一带一路”国家是荆孝敏设立“中国书架”的突破口,但并非全部的目标。荆孝敏明白,“走出去”不仅要让中国图书漂洋过海,更要让中国文化走进外国友人的心田。
  “中国书架”不仅要服务于海外的外国读者,也要服务于来华在华的外国人。他们生活于斯,对认识这个国家有着更直接和明确的需求。故此,荆孝敏又申请了中宣部国际传播力工程项目,希望将“中国书架”推广到国内著名风景区、涉外酒店、外文书店等涉外机构以及“一带一路”以外国家的书店。
  小小的书架承载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引领着不同国度不同肤色的读者共同走进一个美丽的东方国度,告诉世界:“那就是中国”。
  用世界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2016年1月,“丝路书香·中国书架”项目在第47届开罗国际书展上启动。
  如今,五洲传播出版社在埃及、土耳其、阿联酋、阿根廷、德国、法国、美国、新加坡等13个国家共设立15个“中国书架”,在北京、上海、厦门等国内10个城市共设立18个书架。
  笔者实地走访了位于北京王府井大街241号的外文书店,这里是“中国书架”在国内较早落地的地方。“窥一斑而见全豹”,由此亦可一探“中国书架”的情况。
  一进北京外文书店的大门,便可瞧见最显眼处多语种版本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左手边五个实木书架上排放着介绍中国的书籍,书架顶端清晰地用中英双语标示着“that's China中国书架”。不时有外国游客走进书店,在此翻阅、挑选图书。
  外文书店的店员告诉笔者,自“中国书架”在外文书店落地以来,每天都有不少外宾从书架上购书。笔者目之所及,六层的书架摆满上百种图书,其中既有唐诗宋词等古典文学的译作,也有解读“一带一路”倡议的文本,还有实用性极强的中国生活指南。
  “中国书架”上的书目由五洲传播出版社与书店共同决定。出版社向书店提供一个大书单,书店根据顾客的需求和喜好从中再进行筛选,最终将最优秀、最适合市场的作品呈现给外国友人。
  每一本外文图书的背后,都凝聚着出版人的心力。荆孝敏告诉笔者,“中国书架”的功能,并不是简单的旅游指南。它是中国向世界讲述文化传统和发展现状的一个窗口,是国家形象的集中展现,对图书的内容有很高的要求。
  支持荆孝敏将“中国书架”变为现实的,除了中国崛起带来的市场机遇和国家项目的支持,还有五洲传播出版社雄厚的外文图书资源。尤其当“中国书架”落地于“一带一路”非英语母语国家时,阿拉伯文和西班牙文的图书储备便显得尤为重要。
  谈到这里,荆孝敏不免有些自豪:“到目前为止,我们出版的英文图书有1000多种,阿拉伯文图书200多种,法文图书100多种,西班牙文图书也有近200种。”
  早在2010年,荆孝敏便着手将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翻译为西班牙语,向拉美地区推广。4年间共翻译了32部经典作品,使刘震云、麦家等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作家作品也渐渐出现于拉美普通百姓的案头。
  2011年,“一带一路”倡议尚未正式提出时,出版社便已开始启动阿拉伯文图书的项目。丰富的阿拉伯文图书资源使五洲传播出版社在申请设立“丝路书香·中国书架”时可以做到有备而来,迅速响应国家倡议,积极助力中国图书走出去。
  阿联酋,阿布扎比,Jarir书店灯火通明。
  在“中国书架”前,两位阿拉伯读者饶有兴致地查看书籍,时而低头交谈。在书架前逗留的不只有大读者,还有小读者。他们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正凑向书架上的绘本,津津有味地了解其中的故事。
  透过浸染着墨香的纸张,一个个关于中国的故事正在被缓缓讲述,一座联通中外的桥梁正在牢牢筑起。
  为“中国制造+中国文化”点赞
  有文字的地方,便有中国故事。“中国书架”不仅搭载传统的图书营销手段,而且不断拓宽推广渠道,形成了“书店+书架”之外的多种创新模式。
  如今的地铁里、公交车上,越来越多的人用碎片化的时间畅游于手机屏幕的方寸间,享受求知时光。数字阅读真正实现了“随时随地”阅读的乐趣,加速全民阅读时代的来临。海外读者也是如此。五洲传播出版社率先抓住契机,将中国内容与阿拉伯本土内容相结合,整合阿拉伯语数字图书资源,打造that's books阿语数字阅读APP,并借助华为公司,通过软件预置和为阿拉伯电信运营商提供数字阅读服务,拓展海外落地。
  “当地读者说,这是中国人在给他们投资数字阅读的未来。”这样的反馈让荆孝敏由衷地感到高兴。“中国制造+中国文化”的新模式,正让“中国书架”遍地开花。
  最是书香能致远,文字可以穿越时空将求知的你我紧紧相连。线上“中国书架”购书平台的开拓,进一步让全球读者无距离、无时差地感知中国文化的魅力。今年1月,京东在其海外网站平台设立二级图书分类“关于中国题材的多语种图书”(Multilingual books),开设线上“中国书架”,在线销售的图书超过1500种,涉及16种文版。
  打开购书网页,《趣涂中国十二生肖》五彩斑斓,《人文中国:中国茶》清香萦绕,《会说话的中国菜》味道纯正,这样“色香味俱全”的“视觉盛宴”让人过目难忘,激发出极大的阅读兴趣。手指轻轻一点,想看的书籍漂洋过海来到眼前,中国故事便从字里行间缓缓走来。
  除了数字阅读平台的拓展,“中国书架”在线下也通过除书店以外的多种方式实实在在地走进世界读者心中。马来西亚工商银行亮堂的办公区内,标有“that's China”的书架被竖立在员工活动区醒目的位置。淡雅的白色书架上,摆放着与中国玉石、服饰、绘画等相关的书籍,“中国味”十足的封面非常精美,书旁两个可爱的熊猫玩偶也赚足了眼球。这小小的书香园地,为工商银行马来西亚员工打开一扇了解中国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