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间接推进医疗资源的下沉

来源:国喜玉雕背景墙制作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9-01-24 点击率:
  腾讯2019年的春节则分别在微信和QQ上推出不同的红包玩法,记者21日从腾讯公关部门了解到,2019年春节微信为企业方打造定制式红包,通过企业微信认证的企业,管理员可以登录企业微信管理后台,根据提示定制红包封面。也就是说,该企业发出红包给员工或亲友时,该红包会显示特定的企业名称和头像。在直接送红包福利方面,则主要通过QQ平台发放,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QQ方面尚未公布具体的红包福利规则。目前,多数互联网医院的服务,主要体现在挂号、咨询上,并不直接提供诊疗。互联网医院与实体医院打通后,意味着患者不仅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的入口,快速找到适合的医生进行在线问诊,在线下医院初诊后,也还可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复诊及慢病管理。并且,医保也可以在网上支付,打通了“医疗、医药、医保”整个流程。
  对互联网医院和实体医院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前者获得了实体医院的医疗资源支持,后者利用互联网平台的技术和运营优势,提高了医疗效率。如果这种新的模式能有效运转,一部分患者就可以在网上完成就医,不再需要小病大病全往医院跑,看病也变得更便利。而医疗资源的网络化输出,也在间接推进医疗资源的下沉,符合医改既定的基本方向。
  当然,这方面的探索还刚刚起步,仍有障碍需要突破。如此前有业内人士就透露,在企业与医院的合作中,医院是强势的一方,通常都不愿意把自己最核心、最优势的资源对外开放。这使得和医院合作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只能停留在帮助挂号、问诊的层面,既没有触及核心业务,也无法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对此,不光需要在公立医院与互联网医院之间构建更开放的医疗资源和信息共享机制,也有赖相关部门出台更具针对性的激励制度。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国内互联网企业选择在境外上市。例如,小米、美团等选择赴港上市,爱奇艺、拼多多、趣头条等中概股相继赴美上市。
  对于2018年上市的互联网企业特点,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将其总结为两点:“一是平台型的(企业)少了很多,越来越多是垂直领域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上市股价普遍不太好,从股价来看是比较寒冷的一年。近年来,“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概念很火,成为不少资本追逐的风口,也涌现出了一些较出色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不过,这股风还并未完全吹入实体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在“互联网+”上的探索,依然有限。
  中央电视台与百度宣布达成合作,百度将作为央视2019年《春节联欢晚会》独家网络互动平台参与今年的春晚红包互动。次日,抖音短视频也宣布作为春晚的独家社交媒体传播平台,将通过与观众互动的方式发送福利。业内人士分析称,利用春节送福利做互动,是互联网企业提升品牌形象的重要途径,而在向大家送出红包的背后,实际上也“盯着”用户们的“钱包”。综合
  巨头纷纷发布 春节红包玩法
  百度方面透露,2019年的春晚红包,不但在金额上会创造历史新高,并且还会引入更加方便、结合人工智能体验的红包互动方式。同往届类似,此次春晚红包互动将分四轮发放,用户可以通过最新版百度App参与互动。
  在百度和央视宣布合作之后的第二天,抖音也宣布成为今年春晚独家社交传播平台,在春晚直播时,用户若集齐七音符,就可以获得抖音发送的“惊喜”。
  前几年活跃在春晚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也继续推广春节红包玩法。1月21日,支付宝五福项目组宣布:今年的支付宝集五福将在1月25日(本周五)正式开始,集齐五福的用户将在除夕晚拼手气共分5亿现金红包,同时,在此基础上,用户还有机会获得跟随蚂蚁森林去看树、欧洲足球观赛之旅、全年帮还花呗等少量好运彩蛋。
  
  记者发现,互联网企业参与春晚主要以红包互动和社交平台互动为主,其中过往四年的红包互动参与企业分别是腾讯和阿里巴巴,春晚社交平台合作方则连续4年都是微博,然而2019年春晚分别换成了百度和抖音。资深互联网观察者兼风云资本负责人侯继勇向记者分析,百度和抖音下重金夺下春晚的某项目独家合作权,对其品牌形象提高很有帮助,其背后与企业发展布局有关。采访中,记者从百度方面获悉,春晚的红包互动仅是“打响头炮”,百度App将作为百度此次春节红包活动的主阵地,百度旗下的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百度贴吧、百度极速版、百度网盘、百度地图、宝宝知道等多款产品也都将不同程度地接入到活动中,在活动期间用户使用这些产品也可以进行参与。而抖音在上周推出了首款视频社交产品多闪,据字节跳动(抖音App母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春节是多闪的重要推广时期,公司将会增加资源投入,不排除通过与春晚的合作机会帮助多闪获得更多用户。 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前,一些企业推出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主要是“另立门户”的模式,与既有的实体医疗机构并无太大关系。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医疗机构应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允许医疗机构依托实体医院建立互联网医院,正式开启了互联网医疗与实体医院的联姻。此次,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与京东互联网医院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合作,正是新政策下的有益尝试。
  在互联网连接一切的今天,医疗资源的优化,就医难的解决,都不可能再完全脱离“互联网+”的大趋势,问题只在于具体的实现方式和路径。对此,实体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院可以起到示范作用。公立医院和互联网医院合作,不仅将释放资源优势,也有公信力上的加持,利于增进社会对于“互联网+医疗健康”的信任,让民众更好地共享医疗资源。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近日发布,报告认为,IPO上市成为去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头号关键词。在过去一年,美团、小米、拼多多、趣头条等42家垂直领域巨头相继上市,引领了中国互联网第四次上市潮。
  《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由移动互联网商业智能服务商QuestMobile发布。报告认为,中国互联网至今已经历四次上市潮,第一次是2000年左右,新浪、网易、搜狐为代表的门户网站上市;第二次是2004-2005年腾讯、百度为代表的PC时代社交和搜索巨头上市;第三次是2014年左右京东、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上市;第四次则是去年由各垂直领域巨头引领的上市潮。
  资本推动互联网企业仓促上市,对于去年IPO的互联网公司而言,上市破发几乎成了一种常态,它们共同演绎了一场上市潮与破发潮“齐飞”的大戏。破发成为常态表明这一轮上市潮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一致认可,而资本市场的不认可又表明这一轮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要么企业本身质量不过硬,要么就是企业还没有做好准备就仓促上市。
  李易指出,这一轮企业抢跑上市主要受背后资本力量的推动。他举例说:“非常典型的就是雷军领导的小米,因为他之前多次在公开场合讲不着急上市,但是为什么突然就上市了,实际上很大的原因就是它并不取决于创业者团队,而是取决于背后的初始投资人。创始人可能愿意为了一个理想和情怀要继续坚持,但是投资人可能对未来抱有不确定性,要赶紧上市,哪怕少挣一点,但是落袋为安,所以资本在这个领域起了很大的作用。”
  存量市场竞争的特征显著,报告同时还指出,这一轮上市潮的背后是行业头部APP用户重合度加剧,和对存量市场的激烈争夺,例如拼多多就是对手机淘宝的挑战,趣头条是对今日头条的挑战。
  李易认为,这表明这一轮互联网的竞争更多体现的是存量市场的竞争。他分析说:“其实竞争可能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所有的竞争者无论是先发的还是后发的,大家都已经没有什么质的创新了,所以大家都是在同一个领域的细分市场展开新的争夺。比如说拼多多和淘宝,淘宝的东西好像已经算便宜了,但拼多多能找到一个新的供应链,价格可以更便宜。但实际上还是在电商,还是在一个消费品市场的领域,还是在原有的那块饼里面展开激烈争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