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当代中国人权事业发展具有强劲的内部推动力。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可以看到,改革开放为中国人权事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正是由于这种内生动力的存在,中国人权事业发展贯穿着内在发展逻辑,虽然外在形式上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但在实质上是根据改革开放的内生要求而持续推进的。
  中国不断推进人权保障的内生动力,主要来自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其影响主要体现在人权的内容、保障形式和国际接轨三个方面。
  经济体制改革推动人权保障内容进入社会规范体系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它对社会规范体系产生了冲击。计划经济体制的社会规范体系强调集体本位和个人义务,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则在要求个人承担义务的同时,强调保障个人各项基本权利。首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通过主体间平等自由的市场交换来配置经济资源,要求在经济领域确立平等的个人自由权利;其次,市场竞争带来收入差距扩大,为防范贫富分化甚至社会分裂,要求在社会领域确立和保障个人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并对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各类群体的权利予以特殊保护;第三,市场经济导致利益格局多元化,为防止特殊利益集团的形成及其对公共利益的影响,需要确立并平等保障公民参与公共生活的政治权利。改革开放40年人权保障内容发展的历程显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平等保障个人基本权利的要求持续推动着社会规范体系的扩展,使尊重和保障个人人权的要求被逐步纳入社会规范体系中。
  市场经济的权利救济诉求推动人权规范形式走向法治化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人权的规范形式提出新的要求。在计划经济时期,社会规范的主导形式是政府发布的政策文件。政策文件的发布有政府层级的限制,在内容上具有较强的可变性,在执行上具有较强的灵活性。在市场竞争中,个人自由权利的行使会产生大量的纠纷和冲突,权利救济诉求快速增长。为保护个人权利不受侵犯,就必须对个人权利的边界和行使方式予以明确、统一和相对稳定的规范,建立一系列保障机制用以裁决权利之间的冲突,并惩治各种侵权行为。原有的以政策文件为主的社会规范形式,很难满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个人权利保障的要求。改革开放40年人权保障形式变化的历程显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不断增长的个人权利救济诉求,推动我国人权保障形式从以政策文件为主逐步走向法治化,不仅包括大量的人权立法以及对人权的执法保障和司法救济,而且不断加强在执法和司法中的人权保障。
  对外开放推动国内人权事业与国际扩大交往
  对外开放促进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国际化交往。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国际交往要有共同接受和遵守的规则,以化解交往中发生的各种纠纷,这推动着国内人权事业与国际扩大交往。中国先后加入数十个国际人权公约,按期提交履约报告并接受审议。中国遵循《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公约的精神,积极制定和修订与人权相关的各种法律。中国还积极参与国际人权事务,特别是国际人权标准的制定工作。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改革开放为中国人权事业提供的内生动力,保证了中国人权保障的持续健康发展。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这一正确道路,中国人权事业就会不断向前迈出新步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全面进步,人权事业快速发展。在长期的人权保障实践中,中国政府和人民不断开拓进取,勇于探索、勇于创新,走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
  中国人权发展道路具有鲜明特点
  在发展经济的基础上着力保障生存权和发展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致力于增加人民群众的收入,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经过40年的奋斗,我国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得到极大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实现了从贫困到温饱、再到小康的历史性飞跃。
  协调推进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公民政治权利。从历史上看,人权发展比较早的国家一般是先发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才开始系统保障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而中国同时发展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各项人权均得到长足发展。
  在保持社会和谐稳定基础上扩大个人自由和公民参与。从近代以来世界各国人权发展历史看,人权进步不是一帆风顺的,大都充满着激烈的政治斗争,有时还伴随着剧烈的社会动荡,甚至会爆发革命。中国政府一直采取扩大个人自由和公民参与政策,不断完善社会治理,在扩大个人自由和公民参与的同时,努力保持正常社会秩序,维护社会稳定。
  通过顶层设计自上而下推动人权发展。在人权发展较早的国家,人权发展过程具有自发性和冲突性,每一项人权都是社会各群体长期激烈斗争的产物。中国的情况不一样。中国是由党和政府主动举起维护人权的旗帜,引导人权发展。通过借鉴其他国家的人权发展经验,中国确立起清晰的人权发展目标,寻找到合适的人权实现途径,制定出周密的人权发展计划,从而推动人权不断发展。
  以持续渐进方式实现人权发展。中国坚持渐进式人权发展方式,不设立不切实际的人权发展目标,不搞人权大跃进,而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扎扎实实地推进有利于社会全面进步的人权项目。中国以渐进方式发展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同样以渐进方式发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在人权全面发展的基础上实行重点突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持续推动各项人权发展,人权发展成就举世瞩目。同时,中国政府针对人权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予以重点解决。
  在维护国家主权前提下开展国际人权合作。中国反对西方国家利用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顶住西方国家施加的人权压力,有效捍卫了国家主权。同时,在坚决捍卫国家主权的前提下,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人权合作。
  中国人权发展道路具有重要世界意义
  大大提升世界整体人权发展水平。中国人口占世界的1/5,这样的数量规模意味着,中国人权状况的任何变动都会对世界人权产生重要影响。中国社会更加自由、人权得到更好保障,自然就会改善世界整体人权状况。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有7亿多人摆脱贫困,对世界消除贫困作出巨大贡献。从《2015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提供的数据看,1990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占农村人口的60%以上,2014年下降到4.2%。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全球在消除极端贫困领域所取得的成绩主要归功于中国。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说,中国在消除极端贫困方面发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作用。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若泽·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说,中国的努力是使全球贫困和饥饿人口减少的最大因素。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罗兰德说,如果没有中国的扶贫成就,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目标就难以实现。
  开辟发展中国家依靠本国资源和力量发展人权的新道路。发展人权是把基本自由和权利无差别地给予每个人,是一种普遍赋权行为。这涉及社会关系、政府管理方式以及物质利益的重大调整,需要付出高昂的社会成本和经济成本。在人权发展的各个阶段,西方国家依靠从世界各地榨取资源来建立和维持国内人权保障体制。中国不可能也不会采取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方式掠夺世界资源,不可能也不会利用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榨取其他国家的资源,而是通过开发国内资源来发展人权。中国人权发展道路的最大特点,就是通过自我发展的方式推进人权建设。中国依靠国内资源推进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发展,保持社会政治稳定,创造了一个更加自由、更加开放和更多公民政治参与的社会。中国同样依靠国内资源推进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发展,大量消除贫困,提升教育水平,改善医疗卫生条件,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全面小康社会。这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具有相当正面的激励和鼓舞作用。
  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人权发展经验。尽管各国国情不同,社会政治制度有异,但发展中国家在人权发展过程中大都面临同中国相似的问题。例如,如何正确处理人权全面发展与优先选择的矛盾?如何正确处理扩大自由的要求与保持社会政治稳定的需要之间的关系?如何在人权发展中保持渐进性与飞跃性的统一?如何做到既维护国家主权又促进国际人权合作?中国妥善处理这些矛盾关系,较好地实现了均衡、平稳、协调的人权发展。由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有着同中国相似的处境和地位,中国人权发展经验对其有很大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