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此后在2014年12月,国家体育总局积极响应国务院的决议,出台了《体育总局关于推进体育赛事审批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并随后制订了《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重要竞技赛事名录的通知》、《在华举办国际体育赛事审批事项改革方案的通知》,规定除奥运会、世界杯等国际大型体育赛事以及健身气功、航空运动、射击、高危体育运动(游泳、高山滑雪、登山、攀岩、潜水)、成立地方兴奋剂检测中心这五大类体育活动需要审批外,其余体育活动都不需要审批,这种放权力度其实已经超出了国务院要求的只是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权的范畴,这也体现出体育总局放权的决心。
  上述这一系列政策主要体现出国家在商业赛事层面的“放权”力度。而在体育赛事审批权取消后,社会办赛的热情在很大程度上确实被激发,各种商业赛事的数量呈现井喷式爆发。但由于取消赛事审批,导致赛事处于监管真空状态,赛事良莠不齐,问题频发。于是开始进入“管”的阶段,即要加强体育赛事的监督管理。
  一位体育公司老总曾对体育大生意直言:“以前由体育部门进行赛事审批时,他们会有偿提供安保、消防、医疗等方面的审批服务,虽然收费不少,但至少省去了我们单独去找各个部门盖章的麻烦。如今,体育系统被取消了审批权,但与此同时,政府和安保、医疗等方面的审批却依然存在,并且安保规则越发严厉。这让我们增加了不少时间和经济上的成本。毕竟,以前我们只需要跟体育系统打交道,而且大家经常合作比较熟悉,现在需要同时跟多个部门审批,实在苦不堪言。”
  有鉴于此,如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明确提出:要加快制定赛事审批取消后的服务管理办法,建立体育、公安、卫生等多部门对商业性和群众性大型赛事活动联合“一站式”服务机制。
  政府用彩公益金向社会购买赛事
  “小政府大社会”,这是欧美社会发展学家阐述的社会发展方向,而在我国,则长期倡导建设服务型政府。政府转变职能,努力实践放管服,使得政府可以从具体繁杂的服务性事务中解脱出来。凡是社会能办好的,就交给社会力量承担。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把具体事务交给社会组织来承办,从而让社会组织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所以,在2013年《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的意见》(国办发[2013] 96 号文件)发布后,各个领域也逐步开始了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实践探索,体育自然也是重点探索领域。针对赛事数量最多、也是问题最多的马拉松和搏击赛事,中国田径协会和中国武术协会在2017年陆续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马拉松赛事监督管理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武术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此后,2018年初,国家体育总局则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2018年8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一天之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体育赛场行为的若干意见》、《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境内开展体育活动管理办法》、《体育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三个法规性文件,以进一步规范体育赛场行为与市场秩序。
  如今,在“放”、“管”均得到实施后,终于开始进入“服”的阶段。自从体育赛事取消审批制度以来,这看似是在给体育运营公司松绑,他们已无需再通过体育总局或者各个项目中心批准就可以自行办赛,但事实上,他们办赛却还需要获得办赛地的政府批文以及公安、消防、卫生等部门的批准。没有这些,同样无法举办比赛。而当体育公司直接找政府、公安、消防、卫生部门寻求审批备案而浪费大量时间成本时,他们又开始怀念体育审批制度。 十一黄金周过后,战罢25轮的中超已经完成了80%的进度条,即将进入收官尾声。如今,中超联赛已经超过日本J联赛、韩国K联赛等,跃居为亚洲最值得关注的足球联赛,今年争冠“二人转”与保级“大混战”的比赛局势更是扑朔迷离,吸引了各大媒体与观众的密切关注。
  围绕人气赛事,各大品牌也竞相在中超联赛上发力体育营销,力求在跨界融合中擦出不一样的火花。过去一年大力走体育营销路线的康佳电视,今年继续以江苏苏宁易购队赞助商的身份出现中超联赛赛场上,通过将体育精神与品牌文化相融合,消费场景与品牌诉求相对应,以一系列多元化合作的形式,为品牌年轻化再添一份活力。
  深化体育营销,诠释品牌年轻活力
  今年年中康佳开启了成立以来的最大一次战略转型,推动品牌年轻化战略。“集团的转型升级为高度市场化、品牌年轻化奠定了基础。” 深圳康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常东表示,今年发布的未来电视OLED V1、变频电视R2、音乐电视M2,为年轻群体带来了更有创意、有温度的产品,“我们希望与年轻人跑到一起、唱到一起、看到一起、玩到一起……”
  回望康佳近年来的“大动作”,在年轻化战略的路上似乎越走越欢,惊喜连连。经过近两年的低调布局,以破浪之势开启了康佳体育营销的新时代。2017年康佳与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签订赞助意向协议,以顶级官方赞助商身份出现在中超赛场上,架起与年轻群体沟通的桥梁。从借助推出首款联名米兰定制机,到成为西甲大中华区官方合作伙伴,康佳在国内外赛事球迷阵营中留下深远影响力。今年,康佳继续签约江苏球队,并在世界杯期间成为中国移动咪咕为2018央视世界杯新媒体及电信传输渠道指定官方合作伙伴。
  这些创新探索与试水的成效,体现在康佳的营收数据中。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康佳实现营业收入176.25亿元,同比增长54.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提升1007.16%。我们可以清晰看见,康佳正不断深化体育营销,依托中国事业成熟发展体系,深入进军年轻人的市场,以品牌年轻化的姿态不断绽放新的活力。
  “内容+用户”战略落地,占领时代前沿
  事实上,康佳与苏宁的合作不止步于体育营销。今年2月,康佳集团苏宁控股集团正式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在渠道、产品、内容、OTM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据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分析,彩电行业未来将呈现“大生态”、“大服务”的发展趋势。随着智能化和网络化的融合发展,电视需满足用户“定制的、及时的、互动的、多元的、分享的”内容需求,并能够提供网络和云服务的家庭娱乐和智能控制平台。与苏宁达成合作后,康佳在内容生态上将进一步丰富,优质、独家的体育及特色内容将进入康佳智能电视的内容生态,为在应用分发、影视剧、游戏、教育、音乐、健康领域完成了内容布局的康佳电视,在内容生态更趋于成熟。
  归根结底,内容生态最终是为用户服务的。在年轻化人群将主宰未来消费市场的趋势下,康佳在品牌年轻化的道路上已经渐行渐远。康佳与苏宁的战略合作,既打破了传统家电行业止步于供应商与渠道的合作界限,是家电行业的互联网化转型的一次有益探索。从长远来看,康佳除了在渠道、产品、内容和用户运营环节与苏宁深入合作外,未来在金融、体育等产业,以及资本层面留下了更多悬念,双方有机会创造出更大的可能,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13次提及体育,其中,针对六大体育领域的发展现状,明确提出进一步放宽体育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的要求,这可谓中国体育产业的又一利好政策。体育大生意特就体育赛事的放管服、用彩票公益金购买社会体育服务、打破大型国际赛事的版权垄断、发展冰雪等六大运动、海南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创建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县)这六大层面的政策利好进行逐一解读。
  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是什么?曾几何时,这可谓是一个举国皆知、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儿童都能脱口而出的“送分题”,当然是投资、出口、消费。考虑到三者在GDP统计中的拉动效应大小不同,这三者之间的顺序决不可搞混,而消费总是屈居第三。但如今随着国家经济结构稳步调整,大规模投资可能意味着地方政府更多的举债,这显然不妥,出口则因为众所周知的关税之战也陷入低迷,反倒是原本排行老三的消费不仅一跃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头号驱动力,而且大有一枝独秀之势。
  在2018年上半年主要经济数据统计中,消费这一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高达78.5%,不仅是自身九年来的历史新高,也远远将其它“马车”甩得无影无踪。如果说投资、出口仍是“马车”,那消费显然已经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高铁”。
  既然消费已经成为我国当前最重要的经济驱动力,并且其潜力远没有得到充分释放,所以中国注定将进一步升级成为消费驱动型经济发展模式。国家发改委此前已经推出“六大消费工程”、“十大扩消费行动”,进一步全面强化消费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而在这其中,体育作为六大幸福产业之一,体育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价值同样也深受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从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俗称“国发46号文”)开始,体育消费已成为国民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屡屡在各种顶层政策中得到大篇幅的阐述和详细规划。
  比如,在2018年9月推出的最顶层规划《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中,全文共计13处提及体育,而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又根据这一《意见》制订的实施措施《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同样13次提及体育。其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放宽体育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具体要求有六点,对当前体育产业制度不健全、改革不彻底的六大领域提出了全新的改革要求:
  ·加快制定赛事审批取消后的服务管理办法,建立体育、公安、卫生等多部门对商业性和群众性大型赛事活动联合“一站式”服务机制。
  ·修订彩票公益金资助开展全民健身赛事和活动有关办法,研究制定向社会力量购买全民健身赛事活动服务的办法。
  ·推进体育赛事制播分离,积极打造国家体育传播平台,引导有条件的地方电视台创办体育频道。打破大型国际体育赛事转播垄断,引入体育赛事转播竞争机制,按市场化原则建立体育赛事转播收益分配机制。
  ·积极培育冰雪运动、山地户外运动、水上运动、航空运动、汽车摩托车运动、电竞运动等体育消费新业态。
  ·支持海南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引入一批国际一流赛事。
  ·开展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县)创建。
  体育赛事在“放”、“管”后终于开始强调“服”
  众所周知,2014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求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最大限度为体育赛事松绑。随后,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文规定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
  此后在2014年12月,国家体育总局积极响应国务院的决议,出台了《体育总局关于推进体育赛事审批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并随后制订了《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重要竞技赛事名录的通知》、《在华举办国际体育赛事审批事项改革方案的通知》,规定除奥运会、世界杯等国际大型体育赛事以及健身气功、航空运动、射击、高危体育运动(游泳、高山滑雪、登山、攀岩、潜水)、成立地方兴奋剂检测中心这五大类体育活动需要审批外,其余体育活动都不需要审批,这种放权力度其实已经超出了国务院要求的只是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权的范畴,这也体现出体育总局放权的决心。
  上述这一系列政策主要体现出国家在商业赛事层面的“放权”力度。而在体育赛事审批权取消后,社会办赛的热情在很大程度上确实被激发,各种商业赛事的数量呈现井喷式爆发。但由于取消赛事审批,导致赛事处于监管真空状态,赛事良莠不齐,问题频发。于是开始进入“管”的阶段,即要加强体育赛事的监督管理。
  针对赛事数量最多、也是问题最多的马拉松和搏击赛事,中国田径协会和中国武术协会在2017年陆续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马拉松赛事监督管理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武术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此后,2018年初,国家体育总局则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2018年8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一天之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体育赛场行为的若干意见》、《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境内开展体育活动管理办法》、《体育市场黑名单管理办法》三个法规性文件,以进一步规范体育赛场行为与市场秩序。
  如今,在“放”、“管”均得到实施后,终于开始进入“服”的阶段。自从体育赛事取消审批制度以来,这看似是在给体育运营公司松绑,他们已无需再通过体育总局或者各个项目中心批准就可以自行办赛,但事实上,他们办赛却还需要获得办赛地的政府批文以及公安、消防、卫生等部门的批准。没有这些,同样无法举办比赛。而当体育公司直接找政府、公安、消防、卫生部门寻求审批备案而浪费大量时间成本时,他们又开始怀念体育审批制度。
  一位体育公司老总曾对体育大生意直言:“以前由体育部门进行赛事审批时,他们会有偿提供安保、消防、医疗等方面的审批服务,虽然收费不少,但至少省去了我们单独去找各个部门盖章的麻烦。如今,体育系统被取消了审批权,但与此同时,政府和安保、医疗等方面的审批却依然存在,并且安保规则越发严厉。这让我们增加了不少时间和经济上的成本。毕竟,以前我们只需要跟体育系统打交道,而且大家经常合作比较熟悉,现在需要同时跟多个部门审批,实在苦不堪言。”
  有鉴于此,如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明确提出:要加快制定赛事审批取消后的服务管理办法,建立体育、公安、卫生等多部门对商业性和群众性大型赛事活动联合“一站式”服务机制。
  政府用彩公益金向社会购买赛事
  “小政府大社会”,这是欧美社会发展学家阐述的社会发展方向,而在我国,则长期倡导建设服务型政府。政府转变职能,努力实践放管服,使得政府可以从具体繁杂的服务性事务中解脱出来。凡是社会能办好的,就交给社会力量承担。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把具体事务交给社会组织来承办,从而让社会组织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所以,在2013年《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的意见》(国办发[2013] 96 号文件)发布后,各个领域也逐步开始了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实践探索,体育自然也是重点探索领域。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竞技赛事和群体赛事基本全部都是国家体委一家办赛,而随着社会发展,居民对体育的需求越发多样化和高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一家办赛的诸多短板也开始逐渐被曝光,所以,国家体育总局近年来也开始尝试向体育社会组织购买公共体育服务,从而充分调动体育社会组织的专业优势和专业实力,争取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各界人士多层次和多元化的体育需求。
  从2014年起, 国家体育总局在江苏、江西、宁夏、新疆四省区开展体育社会组织服务全民健身试点工作。 这工作所包含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内容就是政府需要将各项群众性体育赛事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 皆交由体育社会组织来承办,并且将来要在全国范围内提倡和推广政府向体育社会组织购买群众性体育赛事这一方式。各地政府这些年也陆续出台了很多类似《向社会购买体育赛事活动服务试行办法》等行政文件,逐步加大购买公共服务的力度。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政府购买体育公共服务存在很多瑕疵和不足。其中对于社会体育组织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钱的及时兑付。目前,各地政府采购体育公共服务时,主要都是采用定额补助和凭单结算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资金支付,但客观而言,体育并不是当前社会民众的刚需,自然也不是政府采购资金的重点使用所在,所以体育公共服务的采购资金往往不能及时拨付,这导致不少体育组织的资金周转陷入僵局。有鉴于此,长期以来,业内专家都在呼吁政府应该为体育公共服务建立专项资金。
  当前,我国体育事业的一大资金来源就是各级政府的彩票公益金分配。比如,国家体育总局2017年度使用的彩票公益金就多达265240万元,其中76.88%要用于开展群众体育工作,23.12%用于资助竞技体育工作。而群体工作中的一大重点就是购买公共体育服务。据了解,2017年度体育总局资助全国性体育社团多达5790万元,这些组织面向大众组织开展以发展项目人口为目的的业余等级锻炼达标活动、健身交流展示、志愿服务、项目推广、科学健身指导以及其他形式的体育比赛活动等。 十一黄金周过后,战罢25轮的中超已经完成了80%的进度条,即将进入收官尾声。如今,中超联赛已经超过日本J联赛、韩国K联赛等,跃居为亚洲最值得关注的足球联赛,今年争冠“二人转”与保级“大混战”的比赛局势更是扑朔迷离,吸引了各大媒体与观众的密切关注。
  围绕人气赛事,各大品牌也竞相在中超联赛上发力体育营销,力求在跨界融合中擦出不一样的火花。过去一年大力走体育营销路线的康佳电视,今年继续以江苏苏宁易购队赞助商的身份出现中超联赛赛场上,通过将体育精神与品牌文化相融合,消费场景与品牌诉求相对应,以一系列多元化合作的形式,为品牌年轻化再添一份活力。
  深化体育营销,诠释品牌年轻活力
  今年年中康佳开启了成立以来的最大一次战略转型,推动品牌年轻化战略。“集团的转型升级为高度市场化、品牌年轻化奠定了基础。” 深圳康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常东表示,今年发布的未来电视OLED V1、变频电视R2、音乐电视M2,为年轻群体带来了更有创意、有温度的产品,“我们希望与年轻人跑到一起、唱到一起、看到一起、玩到一起……”
  回望康佳近年来的“大动作”,在年轻化战略的路上似乎越走越欢,惊喜连连。经过近两年的低调布局,以破浪之势开启了康佳体育营销的新时代。2017年康佳与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签订赞助意向协议,以顶级官方赞助商身份出现在中超赛场上,架起与年轻群体沟通的桥梁。从借助推出首款联名米兰定制机,到成为西甲大中华区官方合作伙伴,康佳在国内外赛事球迷阵营中留下深远影响力。今年,康佳继续签约江苏球队,并在世界杯期间成为中国移动咪咕为2018央视世界杯新媒体及电信传输渠道指定官方合作伙伴。
  这些创新探索与试水的成效,体现在康佳的营收数据中。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康佳实现营业收入176.25亿元,同比增长54.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提升1007.16%。我们可以清晰看见,康佳正不断深化体育营销,依托中国事业成熟发展体系,深入进军年轻人的市场,以品牌年轻化的姿态不断绽放新的活力。
  “内容+用户”战略落地,占领时代前沿
  事实上,康佳与苏宁的合作不止步于体育营销。今年2月,康佳集团苏宁控股集团正式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在渠道、产品、内容、OTM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据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分析,彩电行业未来将呈现“大生态”、“大服务”的发展趋势。随着智能化和网络化的融合发展,电视需满足用户“定制的、及时的、互动的、多元的、分享的”内容需求,并能够提供网络和云服务的家庭娱乐和智能控制平台。与苏宁达成合作后,康佳在内容生态上将进一步丰富,优质、独家的体育及特色内容将进入康佳智能电视的内容生态,为在应用分发、影视剧、游戏、教育、音乐、健康领域完成了内容布局的康佳电视,在内容生态更趋于成熟。
  归根结底,内容生态最终是为用户服务的。在年轻化人群将主宰未来消费市场的趋势下,康佳在品牌年轻化的道路上已经渐行渐远。康佳与苏宁的战略合作,既打破了传统家电行业止步于供应商与渠道的合作界限,是家电行业的互联网化转型的一次有益探索。从长远来看,康佳除了在渠道、产品、内容和用户运营环节与苏宁深入合作外,未来在金融、体育等产业,以及资本层面留下了更多悬念,双方有机会创造出更大的可能,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13次提及体育,其中,针对六大体育领域的发展现状,明确提出进一步放宽体育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的要求,这可谓中国体育产业的又一利好政策。体育大生意特就体育赛事的放管服、用彩票公益金购买社会体育服务、打破大型国际赛事的版权垄断、发展冰雪等六大运动、海南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创建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县)这六大层面的政策利好进行逐一解读。
  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是什么?曾几何时,这可谓是一个举国皆知、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儿童都能脱口而出的“送分题”,当然是投资、出口、消费。考虑到三者在GDP统计中的拉动效应大小不同,这三者之间的顺序决不可搞混,而消费总是屈居第三。但如今随着国家经济结构稳步调整,大规模投资可能意味着地方政府更多的举债,这显然不妥,出口则因为众所周知的关税之战也陷入低迷,反倒是原本排行老三的消费不仅一跃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头号驱动力,而且大有一枝独秀之势。
  在2018年上半年主要经济数据统计中,消费这一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高达78.5%,不仅是自身九年来的历史新高,也远远将其它“马车”甩得无影无踪。如果说投资、出口仍是“马车”,那消费显然已经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高铁”。
  既然消费已经成为我国当前最重要的经济驱动力,并且其潜力远没有得到充分释放,所以中国注定将进一步升级成为消费驱动型经济发展模式。国家发改委此前已经推出“六大消费工程”、“十大扩消费行动”,进一步全面强化消费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而在这其中,体育作为六大幸福产业之一,体育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价值同样也深受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从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俗称“国发46号文”)开始,体育消费已成为国民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屡屡在各种顶层政策中得到大篇幅的阐述和详细规划。
  比如,在2018年9月推出的最顶层规划《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中,全文共计13处提及体育,而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又根据这一《意见》制订的实施措施《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全文同样13次提及体育。其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放宽体育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具体要求有六点,对当前体育产业制度不健全、改革不彻底的六大领域提出了全新的改革要求:
  ·加快制定赛事审批取消后的服务管理办法,建立体育、公安、卫生等多部门对商业性和群众性大型赛事活动联合“一站式”服务机制。
  ·修订彩票公益金资助开展全民健身赛事和活动有关办法,研究制定向社会力量购买全民健身赛事活动服务的办法。
  ·推进体育赛事制播分离,积极打造国家体育传播平台,引导有条件的地方电视台创办体育频道。打破大型国际体育赛事转播垄断,引入体育赛事转播竞争机制,按市场化原则建立体育赛事转播收益分配机制。
  ·积极培育冰雪运动、山地户外运动、水上运动、航空运动、汽车摩托车运动、电竞运动等体育消费新业态。
  ·支持海南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引入一批国际一流赛事。
  ·开展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县)创建。
  体育赛事在“放”、“管”后终于开始强调“服”
  众所周知,2014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求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最大限度为体育赛事松绑。随后,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文规定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竞技赛事和群体赛事基本全部都是国家体委一家办赛,而随着社会发展,居民对体育的需求越发多样化和高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一家办赛的诸多短板也开始逐渐被曝光,所以,国家体育总局近年来也开始尝试向体育社会组织购买公共体育服务,从而充分调动体育社会组织的专业优势和专业实力,争取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各界人士多层次和多元化的体育需求。
  从2014年起, 国家体育总局在江苏、江西、宁夏、新疆四省区开展体育社会组织服务全民健身试点工作。 这工作所包含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内容就是政府需要将各项群众性体育赛事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 皆交由体育社会组织来承办,并且将来要在全国范围内提倡和推广政府向体育社会组织购买群众性体育赛事这一方式。各地政府这些年也陆续出台了很多类似《向社会购买体育赛事活动服务试行办法》等行政文件,逐步加大购买公共服务的力度。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政府购买体育公共服务存在很多瑕疵和不足。其中对于社会体育组织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钱的及时兑付。目前,各地政府采购体育公共服务时,主要都是采用定额补助和凭单结算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资金支付,但客观而言,体育并不是当前社会民众的刚需,自然也不是政府采购资金的重点使用所在,所以体育公共服务的采购资金往往不能及时拨付,这导致不少体育组织的资金周转陷入僵局。有鉴于此,长期以来,业内专家都在呼吁政府应该为体育公共服务建立专项资金。
  当前,我国体育事业的一大资金来源就是各级政府的彩票公益金分配。比如,国家体育总局2017年度使用的彩票公益金就多达265240万元,其中76.88%要用于开展群众体育工作,23.12%用于资助竞技体育工作。而群体工作中的一大重点就是购买公共体育服务。据了解,2017年度体育总局资助全国性体育社团多达5790万元,这些组织面向大众组织开展以发展项目人口为目的的业余等级锻炼达标活动、健身交流展示、志愿服务、项目推广、科学健身指导以及其他形式的体育比赛活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