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世界杯已开赛五天,精彩场次不少。而我觉得最值得玩味的,是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对决。不是从技战术层面,而是从公平竞赛的角度。
  博格巴扬起双臂庆祝进球时还略带迟疑,而主裁判的手已坚定地指向了中圈。这个打在球门横梁上、砸在门线里再反弹出来的球成为法国队本场制胜的关键。在场边振臂欢呼的主教练德尚心里,不知该感谢球员的努力,还是更感叹科技的神奇。这已经是法国队本场第二次从高科技中获益了。此前,格里兹曼在禁区被对方后卫踢倒,经过视频助理裁判的提醒,主裁判判罚了点球,“小王子”一蹴而就,法国队取得了领先。被澳大利亚队顽强追平后,这次博格巴的横梁反弹球又得益于门线鹰眼技术确认进球,法国队险胜。
  2018年世界杯注定要载入史册。这是第一次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杯,也是第一次采用VAR(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的世界杯。33台直播摄像机、2台专用越位摄像机覆盖全场,视频助理裁判、3名助理加上4名视频回看操作员在14块屏幕前严阵以待,VAR技术将比赛实时画面与虚拟画面结合起来,以3D的方式还原比赛细节,帮助主裁判实现更精准的判罚。同时,继2014年之后,继续在世界杯赛场上使用门线鹰眼技术,据说皮球一旦越过球门线,裁判佩戴的手表将会提醒进球有效。
  博格巴应该感到幸运,他那个反弹球,即便是电视慢动作回放,也很难用肉眼判断球的整体是否越过球门线,但门线鹰眼技术即时给了精准而公正的答案。这种吊诡的反弹球在世界杯历史上并不鲜见,1966年世界杯决赛上一粒极其相似的反弹球,被认定进球有效,英格兰队借此击败联邦德国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登上世界之巅。对这个球英德双方各执一词、营垒分明地争论了几十年,甚至有人引入导弹分析系统进行了模拟和计算,但时至今日依然是“世纪悬案”。到了2010年,轮到英格兰“还债”了,兰帕德的凌空挑射击中横梁后弹入大门,但主裁判无视这个进球的存在,最终德国队淘汰英格兰队挺进世界杯八强。
  公平竞赛是竞技体育的灵魂,也应该是世界杯的核心价值。在诸强争雄的世界杯赛场上,胜负往往在毫厘之间。一次误判,可能就直接改变一场球的胜负,断送一个足球天才乃至一代球员的毕生梦想,引来万千球迷的泪水飞洒和黯然神伤。那些有意无意的错判误判,更是对足球比赛核心价值的粗暴践踏。或许,德国人几十年耿耿于怀的,不仅是那个被判有效的争议球,更是对英格兰队当年凭借主场之利、屡被裁判照顾而最终夺冠的不忿不平;或许,在南非疲态尽显的三狮军团可以接受被马力正足的日耳曼战车1比4碾压的结果,但不能接受的是当值裁判对进球事实的无视和扭曲。
  况且,有巨大利益的地方往往就有罪恶。近年来,足坛腐败事件屡见报端,围绕世界杯等重大赛事,贪污受贿、勒索洗钱、赌博欺诈等江湖传闻和事实线索时常浮出水面,一些国际足坛重量级人物深陷腐败泥潭,被司法调查和法律严惩。建立起更加透明、公正的足球运作体系,成为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人们的共同愿望,而现代科技的发展为根治足坛腐败、实现赛场公平提供了更多的可能。这次下决心在世界杯上应用VAR技术,也体现了国际足联追求更公平更纯净比赛的努力,正如世界杯VAR项目负责人所说,“外界对这个新系统有一些争议,但我们为了比赛的公正和公平,会坚持到底。比如,视频助理裁判会中断比赛,会打破流畅度,但在确保比赛公平面前,这些都不算什么。”
  世界杯开赛至今,高科技在判定进球、点球、红牌等重大问题上已初显成效。希望,本届世界杯是最精彩的,也是最公平的。还希望,在国际足联公平竞赛的旗帜下,不再有愤懑和冤屈的眼泪在飞。“乱石旮旯地,牛马进不去;耕种几大坡,收入两小箩。”贵州石漠化山区农民长期面临的这种生存困境,如今正在决战脱贫攻坚中发生深刻变化,越来越多的贫困群众告别“刀耕火种”的落后生产方式,拥抱科技进山带来的新产业,走上山地特色农业脱贫新路。
  地处滇黔桂石漠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石漠化面积占到全县国土面积的37%左右,石头多土地少,使许多村民脱贫增收难。截至2014年底,全县还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2万多人,贫困发生率14.39%。
  近年来,当地政府一边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一边加大退耕还林还草和水土流失治理力度,石漠化得到有效遏制,特别是随着高速公路的贯通,其独特的气候优势变为新的发展优势,受到外来投资商青睐。
  记者最近走进安龙县栖凤街道办平寨村看到,山脚下140多个食用菌大棚连成一片。大棚内,层层叠叠的菌棒上长满香菇。
  “这里的气候很适合发展食用菌。”贵州安龙富民鑫食用菌公司董事长郑全富说,他曾在辽宁种植香菇多年,2016年开始选择到安龙县发展。“安龙县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且无霜期长,一年四季都能生产,香菇产量高。”郑全富说。
  贵州安龙金蕙花卉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慧贤之前一直在广东种花卖花,3年前她把花卉产业转移到安龙县招堤街道办事处阳方村发展,如今建有3500亩花卉基地,蝴蝶兰、文心兰、大花蕙兰等大量出口。
  “安龙县基本没有极端天气,我们又是带着技术和市场来的,产品供不应求。”梁慧贤说,由公司负责提供技术指导,农户可以在自家地里种花,公司帮助代销,每年带动周边700多户农户脱贫增收。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安龙县委书记钱正浩说,特殊的气候资源为石漠化山区打开了“一扇窗”,只要产业对路,再穷也有出路。
  “棚上发电,棚下种植。”在安龙县阳方村的光伏农业产业园,一排排光伏发电板整齐排列,光伏发电板下是一个个食用菌生产大棚。
  “这种‘农光互补’模式,实现了单片土地多倍产出的效益。”早年在日本留学专攻生物工程的贵州大秦光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茂军说,通过在大棚上架设不同透光率的太阳能电池板和利用LED灯补充有效光源,能满足不同作物的采光需求,提高农产品产量和质量。
  在一个“光伏大棚”内,52岁的苗族妇女雷诗敏指着菌棒上晶莹剔透的玉木耳说:“今年已采收三茬,这是第四茬,一个菌棒可以采六茬。”雷诗敏家有5个大棚,预计上半年纯收入接近5万元。
  光伏发电,除满足公司需要外,当地贫困户还可获得一笔售电收入。“目前已为60户精准扶贫户安装光伏发电系统,每年销售电量,户均可增收3000多元。”刘茂军说。
  “政府提供大棚无偿使用两年,公司负责提供菌棒和技术指导,并回收香菇。”贫困户裴兴权说,在刚过去的一周,他家两个大棚每天能采100多斤香菇,已收入5000多元,预计全年纯收入有10万元左右。
  龙头企业设立科技研发中心,优选优育,使安龙县的食用菌产业不断发展壮大。钱正浩说,目前全县已引进8家龙头企业带动辐射,初步形成“乡乡有菇,村村有棚”格局,过去长期以种植玉米、土豆等维持生计的山区贫困群众,正通过换“穷业”加快脱贫。
  科技进山推动了黔西南石漠化山区农业产业转型升级,产业扶贫收效明显。近3年间,安龙县已有4.7万人脱贫,目前全县贫困发生率已降至3.49%。
  尝到科技助推脱贫的甜头,今年3月,安龙县从贵州省农业科学院热作所、贵州大学、贵州黔西南喀斯特区域发展研究院等单位,引进10多名农业科技专家到各乡镇挂职,为发展现代农业提供技术支持。同时,还组建“农业专家技术服务团队”深入到各种植养殖基地和村组,上门送技术、送服务,帮助农户解决种养业发展中遇到的技术难题。